AD
首页 > 星座 > 正文

舌尖上的年味··德阳晚报数字报刊平台

[2020-03-25 17:15:17] 来源:本站 编辑:小边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原标题:舌尖上的年味··德阳晚报数字报刊平台“红萝卜,蜜蜜甜,看到看到要过年。”这是我们儿童时代的一首儿歌。红萝卜甜,孩子们跳,成年人笑,腊肉香肠挂在了屋檐灶台上,那是人们过年的前奏。儿时的记忆中,香肠有广味与川味两种

  原标题:舌尖上的年味··德阳晚报数字报刊平台

  “红萝卜,蜜蜜甜,看到看到要过年。”这是我们儿童时代的一首儿歌。红萝卜甜,孩子们跳,成年人笑,腊肉香肠挂在了屋檐灶台上,那是人们过年的前奏。

  儿时的记忆中,香肠有广味与川味两种口感。广味的口感细腻,微甜,适宜平时吃起耍,切好摆盘的广味香肠,端上桌时,趁着母亲转身不注意,用小手飞快从盘子里抓一块,丢在嘴里,走到一边去,慢慢嚼,嚼完了,把沾油的小手指头还要在嘴巴里多抿几下,是最有味道的吃食了;川味的麻麻辣辣,粗犷,更有嚼头,喝酒、下饭最靠谱。那香肠里面,除了“二师兄”是主要食材,牛肉、羊肉、豆腐、糯米、花生都可以在那圆圆的肠衣中间一展风采。最有意思的是,那二年好些人家兴养海狸鼠,开始,海狸鼠还有人回收,有人养得早,挣了钱;后来,海狸鼠就烂了市,回收几乎成了泡影;再喂呢,又费马达又费电,干脆,杀了吃肉。那回过年,我就吃过一回海狸鼠肉香肠。你别说,那味道,还真的好,没有一点怪味。

  做腊肉嘛,很有讲究。有的图方便,买回“二师兄”的五花肉和后臀,用盐抹上,腌三五天就提出去晒太阳或者风干。有的人家腌肉手续繁多,要买甜酱,还有醪糟胡子(就是四川特制甜米酒),抹了一层又一层,间天在腌肉的大盆子里翻来覆去,深怕那肉会有方寸地方不入味道。不过,这样腌制的腊肉就是要香些,要好吃些,“功夫不负有心人”嘛。还有一种简单又好吃的“酱肉”,我自己以前年年都做。五花肉买回来,热水洗一洗,把肉切成长方形一块一块的,就丢到盆子里,去德阳酱油厂的门市部买那散装的“德阳酱油”,倒进去,把肉淹没,再加点毛毛盐,三五天后,大功告成,提出来晾起,腌好了煮来吃,那味道只有三个字——“不摆了!”

  每年的冬至节前后,做腊肉灌香肠腌年货的节目就在家家户户上演了。那时节,没有“鸡犬之声相闻,老死不相往来”的高楼大厦,一家人做香肠,全院子都有人来帮忙。只见那院坝里,灌香肠的坐起,婆婆大娘,姐姐妹妹,切肉的,理肠衣的,负责灌香肠的,用白色棉线来拴节节的,一个个,忙碌得紧。就连那刚刚学步的小孙孙,也拿着一根针,摇摇摆摆,要在那刚刚灌好的香肠上戳透气的眼呢。

  比较讲究的人家,年年都要事先去乡坝头找些柏树枝桠和着家里的桔子皮皮,等香肠腊肉晾得差不多要干了后,再熏上一回。搭个架子,用柏树枝桠在底下生火,火不能大,也不能够有明火,主要取那烟熏火燎的香味道。把香肠腊肉挂在横向的杆杆上面,用牛皮纸把香肠腊肉包起,让那香味道尽量往肉里面钻。在柏树枝桠里,添些晒干的桔子皮皮,那熏出的香肠腊肉,味道还要别具一格。

  现在好了,菜市场那些小商小贩,多有商业头脑。他们把以前个体经营的事情做成了流水线的一条龙服务。把肉买了,丢给他们,洗肉、切肉、绞肉、拌料、灌装、成型……个把小时就好了,只要把钱一交,操起双手,在那里等着,一时三刻就提着袋子回家只管晾晒,省去了多少繁文缛节,大大解放了家庭中女同胞的劳动力。

  2016年的时候,WHO把腌腊制品列为了致癌物质,我以为香肠腊肉肯定没有什么市场了。君不见,菜市场那灌香肠的还是要排班站队,那各家各户的阳台上,还是悬挂着香肠腊肉,空气中弥漫着腊味的鲜香。隔壁家的婆婆说了;“要是年夜饭的桌子上,没有腊肉香肠,那叫过啥子年嘛?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过来的,你说要生病,就少拈几块嘛。”这样一来,舌尖上年的味道,就在腊味的鲜香中越来越近,越来越扑鼻诱人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责任编辑:

查看更多:味道 德阳 柏树

为您推荐